聪哥

和狄更斯某部小说的开篇类似,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似乎是最好的时代,也似乎是最坏的时代。
自从WordPress被墙后,2015年就没再写过什么东西,一方面是人类懒惰的惯性使然,另一方面工作上的事情也比较多,不像以前可以有时间码字。
不过最近,任天堂社长岩田聪的突然离去,让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东西。也算纪念这游戏历史上的一代伟人吧。
记得初次见到聪哥时候孩子NGC的发表会上,外表蛮有福相,给人一个标准会社员的感觉,并没有太大的特色。相比当时意气风发的久多良木健和巧舌如簧的彼得摩尔,确实并不引人注目。
当看到索尼PSP和任天堂NDS差不多同时发布时,双方性能差距非常明显,完全是两个时代的产物,个人感觉突然有点同情任天堂。因为自从N64把宝座让给PS后,任天堂最后一块堡垒就是掌机了,但看当时PSP那形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好像也将被攻占。
一年过去了,NDS的表现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用10年前过时的技术,但是配上了任天堂“独创”的游戏新意,脑白金,动物之森等游戏的出现把PSP打的落花流水。
而同样秉承“异质”精神的wii更是把两个最为强大的对手甩在了身后,同样也是过时的技术配上任天堂的创意,战胜了集尖端科技于一身的索尼和微软。
不得不佩服岩田聪的领导有方,相比微软和索尼,任天堂无论是技术和财力都不占优,却硬生生从对手口中抢下了市场,绝尘而去。wiiu是任天堂衰落的一个转折点,3DS虽然有裸眼3D的噱头,无奈全球已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卖的不如DS,也情有可原。但wiiu相比wii,就多了块平板,主机性能和8,9年前的360,PS3相差无几。
自从wiiu后,任天堂便陷入了赤字危机,连续几年的亏岁,让昔日的明星企业一落千丈,而其中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社长岩田聪。
去年得知聪哥身体欠佳,必须手术治疗,后来再看Nintendo Director,突然觉得他瘦了好多,从之前圆圆的脸,一下子消瘦,病魔虽然侵蚀了他的身体,但看来并没有侵蚀他的意志。wiiu上几个游戏也算可圈可点,塞尔达虽然迟迟未出,不过几个任天堂自己的游戏也算过得去。
我个人还是挺佩服任天堂的,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抢钱的时代,居然还在坚持自己的创意路线,深度探究游戏的本质乐趣。游戏制作从Doom3搞出了normal map后,再次跨入到PBR时代,4个人干1年,在游戏中通常只有3分钟的表现,游戏与电影的画质界限开始变得模糊,与此同时,超大作的成本和回报却远不如电影业。
现在除了手游和任天堂,整个游戏业都充斥着类似神秘海域,使命召唤之类的电影化游戏,当然也不能说是件坏事,但大鱼大肉吃惯了,总得来得素菜搭配,才是营养均衡吧?
聪哥的离去给任天堂的未来带了不确定性,我相信这样的百年老店,内部人际关系应该错综复杂,但一个企业能生存百年,靠得应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沉淀在公司的文化,就和民族性类似,这种公司文化,并不是简单能够消亡的。
希望看到任天堂重新崛起的一天,马里奥,塞尔达,大金刚,银河战士….,这些给童年带来欢笑的品牌会一直延续下去的。

iwata001

Advertisements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游戏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