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的感动

今天无意中点开了一个初音的帖子,发现日本的玩家把飞龙RPG的那首sona用初音又模拟了一遍,居然一个音都不差,真是很神奇。听到这首歌后,又勾起了往日对飞龙系列的美好记忆。

 

虽然之后xbox版又制作了一个orta,但是飞龙四部作品里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Azel(美版名字为Panzer Dragoon saga),Azel虽然是个RPG游戏,但确很完美的将选指令和即时的射击战斗融合在一起,既有前两作飞龙连续锁定 释放的射击快感,又有RPG的要素,这种组合当时看来绝对是前无 来者的设计。

 

一直以来,总为AZEL的高水平和低销量而扼腕,不过现在看来,azel确实也并不具备大卖的要素,这个游戏从无论从哪里看,都太hardcore了。

 

游戏的世界观是一个远古文明荒废的世界,人们以发掘旧世纪的遗产来改善自己的科技和生活,大部分角色都穿得破破烂烂,而且游戏中缺少绿色,场景基本都以荒漠,山谷为主,而人们的住屋也是类似帐篷或类似爱斯基摩人的小土屋。颇有几分辐射中 村落的味道。单就世界设定而言,已经脱离了大部分日本主流游戏的设定。主角是个穿着工作服的少年和一头龙,整个游戏没有传统RPG里的同伴,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人一龙,虽然很符合游戏悲凉,孤寂的氛围,但对于看惯 御姐,罗莉,正太,大叔的RPG玩家(看看tri-ace几个RPG,星海传说每一代必有这些人)就没多 少兴趣了。女主角azel也不是一严格意义上的人类,发型又很 怪,台词也很无趣,游戏中爱情的成分少而又少。

 

当时的SEGA还是愿意求新求变的,所以这个游戏可 以成功立项并通过,如果搁到现在,别说demo,估计concept提出就被上面人毙掉。

 

飞龙的游戏还专门弄了套自己的语言,目前看来类似古拉丁文和德文的结合体,也有时态,动名词,游戏中不少地方就是说这些语言的,几首歌都是用这套Panzer来唱得,也真难为这些声优和歌手,讲 着一堆别人根本听不懂的外语,还得配上感情。以前和本山同学聊过,据他说日本有些写脚本的同学有着创造语言的嗜好,塞 尔达里的文字便是一例。联想到最近的阿凡达,看来讲故事的人都有这种偏好(笑)。

 

飞龙里打boss的感觉很爽,一头很渺小的飞龙干掉一 个类似天空之城般的飞行堡垒,而且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飞行堡垒里还会不断报告左舷50%动力受损右炮台60%受损填充皇帝炮30%,如果皇帝炮没干掉你,飞行堡垒里的人还会惊讶不可能,居然有这样的生物, 再配合boss气势恢宏的背景音乐,你仿佛经历了一场辉煌的战斗,我觉得 飞龙RPG里的boss战斗完全可以配得上epic这个形容词,相比之下,epicgears of war里面几场战斗就相形见绌了(虽然GEOW也是个很好的游戏)。

 

98年游戏发售至今,已过去12年,其中我经历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没变的可能只有对飞龙的感情了吧。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游戏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初音的感动

  1. Teo Dragon说道:

    没变的也是我。如果一生只玩一个Game,就只有Panzer Dragoon,可惜的事,应该不可能出新Gam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