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病

我对医院一向没有好感,生病时也是存着能不去就不去的念头,所以活到现在,真正进病房的次数屈指可数。

前两天去了姑丈的病房,在瑞金医院,出乎意料的是,病房非常宽敞舒适,两房一厅,一间房给病人,一间房给陪同家属,厅可以接待探访的亲友,除了没有厨房外,冰箱淋浴设备一应俱全,还有24小时随身的专用护士。

有钱人就是这样的生活,一直在享受高等待遇,就算生病了,待遇也不能变,这倒不是说他们炫耀或是摆阔,而是他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让他们适应一般人的生活,他们也未必能习惯。就和当初我看到一个老美在上海租房一样,低于100平米的他们就完全不适应。

姑丈是喝酒过度造成肝硬化住院,平时生意应酬到,又喜欢狂喝洋酒,应该算是富贵病吧。探望姑丈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老爸,老爸走得那么突然,甚至没有住院就这么走了,如果老爸能住在这样的病房里养好病,不管用多少钱,我这个作儿子的心里也会稍微好受点,在突然噩耗面前,我甚至连动作余地都没有

有人说人死前,第一个消失的将是视觉,第二个消失将是语言,而听觉是死亡前最后一个消失的功能,很多植物人或将死之人虽然表面上看不到任何变化,但当他们听到亲朋好友的声音时,听到他们哭泣时,会留下眼泪。

老爸,你离开的时候可曾听到我的哭喊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