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今天给老爸做了一场道教法事,老爸身前和我说了不少关于中国道教的事情,后来在我接触了老子,庄子的著作后,发觉道教的理论和现代科学很相近,很多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老爸走了之后,我清醒过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给老爸做场道家的大法事。

 

这场法事从早上8点钟做到下午4点,作为儿子,我是全程参与全过程,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02年爷爷过世后我也经历了一幕,只不过场面更大而已,爷爷的棺材入土好像是我帮忙一起抬的

 

和几年前的那场过程差不多,每过一个时辰,都会有经文念诵,然后我拿着招魂旗跟着一群道士围着桌子转,磕头,鞠躬据说这次来了个老法师,一般都不给其他人做的,至于这话到底是真是假那也只有天知道了。

 

喧闹的音乐混杂着二胡,笛子,铮鼓,木鱼,钵盂各种乐器,不知怎地,我觉得这音乐隐约透着一丝萧索和悲凉,望着老爸的照片,怔怔得流下了眼泪。法事的最高潮便是登天梯这一过程,我拿着排位和纸糊着的桥,等上由三张台子叠起的将近3高的地方,然后再随着道士的经文一步一步下来,因为身躯稍微庞大了点,所以在登高时,底下的桌子晃动的利害,底下亲友一阵紧张。上次给爷爷是拿着灯笼过桥,看来各地习俗不同。

 

晚上亲友在一片笑谈声中结束了晚饭,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独自想着老爸,默然不语。

 

有些人说法事只是一种形式,而形式如何并不重要,关键是它背后的意义,但我要说的是,这种意义根据中国传统,需要通过某种特定的环节才能表现出来,正如西方求婚都要戒指一样,戒指本身只是一个装饰品,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意义。

 

爱,单单通过语言来表达是毫无说服力的,更为重要的是行动,也许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的良心好过点,以弥补自己的遗憾。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