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礼

今天是给老爸守灵的第三天,也是大礼的日子。

因为不想太多的人来,所以只小范围通知了一些平时来往的亲朋好友,下午时间到了,我全身上下穿着黑衣,捧起爸爸的照片走到车旁。童年噩梦的情景在现实中重现,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快面对这一切,也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度过这一刻。

车开动,我捧着爸爸的照片,看着路上的行人,感受着自己剧烈的心跳,我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我最不愿接受的事实老爸离开了我。

大巴士慢慢的行驶着,路边的建筑不断从我眼前掠过,我的思绪回忆从童年一直到了读书,我记起了老爸在我45时让我骑在肩上,带我出去时情景;我烫伤脚时老爸天天陪我在龙华医院那时的点点滴滴;老爸和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爸爸拿刀斩大块巧克力,我在旁边满心欢喜期待的一幕

脑海中尘封的回忆像播片一样,快速的在眼前闪过,老爸的音容笑貌就像在我身旁一样,我的心头如刀绞一样疼,此时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默默念道:“give me strength, father, give me strength….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有时会用英文和日文去想东西,想台词。(后来想到,这一幕可能就和星球大战一样,luke渴望力量去打败Darth Vader

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虽然还是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但原来那种如刀割心头的痛苦已经缓解了很多。

到了殡仪馆,工作人员让我签了字,然后把爸爸的灵车推到了厅的内部门口,我三天后再次看到了爸爸。爸爸的脸经过了化妆,已经有点不一样了,但是脸色发紫,看得出是因为缺氧引起的,我似乎看到了爸爸过世时的那一幕,心中又是一痛。

但接下来我确是出奇的冷静,我看着灵车中的爸爸,可能是因为和平时样子差别的关系,我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我有条不紊的做着预先设定好的各个步骤

大礼就这么结束了,我没有原先预想中的那么脆弱,也没有过多的哀愁,非常奇怪的是,发觉自己似乎感情已经不再有巨大的波澜,我开始责备自己的冷血和无情

在回家的路上,我思考着自己今天的表现,出人意料的冷静,令人感到心寒的沉稳,我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

这还是那个感性高于理性的我吗?

守灵的三个通宵不仅仅让我疲倦,也让我想通了一些事情,中国古代传下的葬礼习俗虽然看上去繁琐,但每一步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守灵并不是单纯的折锡箔,或是守护亡灵,更多的还是让家人更好的记住亲人,慢漫长夜会让人想起很多事,和亲人共处的每一段日子,以及生老病死的感悟。这些步骤每一个都有它背后的意义,它们让人思考,怀念,反思,追忆,领悟而不仅仅是一种表面上的形式。

想起了Matrix Reload Agent Smith里的对Neo说的一番话:It’s the purpose that create us, purpose that connects us, purpose that pulls us, that guides us, that drives, it is purpose that defines, purpose that binds us.

世界上每样东西存在即有意义,虽然一时间我们并不清楚这些事物存在的意义,但它们被创造出来一定有理由,所谓五十知天命,可能就是说开始慢慢了解掌握生命的意义。

直到现在我仍然感觉到爸爸还在,并没有觉得他离开了我,周六周日我还是能和他开开玩笑,放DVD给他看,但理智告诉我,这已经不可能了。

老爸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大礼

  1. Angel说道:

    保重身体. ash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