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店

James闲聊后发现,日本社会事实上对于性的观念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局限的多,虽然到处都能找到A片,但所有在店内贩卖的片子都是有码的,而所谓的“风俗店”实际上都不是做性交易的,那里的女孩最多也就赔客人聊聊天,喝喝酒而已,真正的“出台”大多是在洗浴店中,而这也仅仅局限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

 

想想目前国内的情况,不禁大汗,以上海为例,我曾有一段时间统计过从轻轨站到家里步行20分钟中经过的洗头店,首先申明一点,我统计的是那种灯光打暗红色,店里坐着穿着暴露的小姐的那种店,不是正规店,细细一数,居然有20多家。和朋友讨论,按照这种密度统计,上海至少应该有10,000家洗头店,如果按每家店平均10人来算,就有十万人从事这个行当,我们如果把桑拿店,KTVcall lady等统计进去,上海应该有20万的从业人员,目前上海人口为2千万,按照女性一半比率算,就是1千万女性,如果排除到40岁以上和18岁以下的,大约500万人,以20万比500万的话,那就是1:25,也就是说25个青年女性中,就有1个是从事性产业的人员,这还是排除网络,一夜情滥交等现象的保守估计,比例之高让人不寒而栗,再下去就是“全民皆鸡”了。

性交易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古老的一种职业,屹立千年不灭,是有其深刻意义的,即使在了欧洲中世纪严酷的宗教性压抑统治下,依然存在。黑格尔说过;凡是存在的,即是合理的。既然此种行业兴盛不衰,我们便要正视,而不是逃避或禁止,老百姓有这种需求,作为政府就需要看到这个现象,并加以引导,使之走上正轨。

 

目前国内这个产业并不合法,但人人都知道很普遍,无数的交易在黑幕下进行中,对于国家来说,只是肥了那些蛀虫,而不是政府,所以我个人觉得应该将这个产业合法化,政府可以征收税款,并给那些从业人员提供工作保障,如定期体检,医疗保险等,这样国家既能获利,从业人员和顾客也可以享受正规化的服务,远比现在这么乌烟瘴气强得多。

 

席间和James聊起了日本人变态的情结,可能是因为性压抑久了,无法渲泄,所以才想出了那么多变态的方法,这么看来正确的疏导还是很有必要的。(笑)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