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这两天一直在读扎米亚京的“我们”,里面对人物心理刻画的细腻程度令人过目难忘,和另一部我看过的“鸽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放电——这是最合适的形容。现在我发现这最符合我的情况。这些日子我的脉搏愈来愈干燥,愈来愈频繁和紧张,阴阳两极日益靠近,已发出干裂声,只要再移近一毫米,立刻就会爆炸——然后是一片寂静。

 

在我心里很平静,空空洞洞,就像家里人都走了,就剩我一人,躺在床上生病。我可以非常清晰地听到思想铮铮的敲击声。

 

昨天我一躺下,立刻就沉入了梦的海底,就像一艘超载的船翻船沉底了。四周是沉寂的漫无边际的绿色海水。我慢慢从水底浮了上来。浮到水中央,睁开眼一看:这里是我的房间!还正是湖绿色的凝然不动的早晨。在玻璃镜柜门上映着太阳的一块光斑,直照我的眼睛,使我无法准确地按守时戒律表规定的时间睡足时间。要能把柜门拉开就好了。可是我整个人好像被网在蜘蛛网里,无法动弹,起不来,连眼睛上也蒙上了蛛网。

 

最后我总算起来了,把柜门拉开——突然,在镜子柜门后面冒出了她。我已经对什么都见怪不惊,哪怕最神乎其神的事。我记得当时毫不吃惊,什么也没问,赶忙就进了柜子,砰地把背后的门关上。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当时透过黑暗中的那道门缝,我看见有一道耀眼的阳光,它像闪电白光道似的,一曲一折地映在地板上、柜壁上,再往上去——这道凶光闪闪的光刃落在了她向后仰着的裸露的脖子上……我感到毛骨悚然,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我又睁开了眼睛。

 

我的房间。还是湖绿色的凝然不动的早晨。柜门上映着一块太阳的光斑。我正躺在床上。是个梦。可是我的心还咚咚直跳,它在颤栗,在振荡,我的手指尖和膝盖微微作疼。事情肯定发生过。而我现在却弄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

 

我没等起床铃响,就急急忙忙下了床,在屋里急促地来回踱步。迄今为至,我的梦想在我脱轨的生活中,是我唯一坚实可靠的安全岛,但是现在它离开了河床,浮动起来,在水里打起旋来。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梦境

  1. 说道:

    思维不适合太深太安静,那不是世俗人过的,他的书我还没有读过,因为我很少看翻译过来的国外经典,因为再好的翻译也未必能尽现作者的本意和他母语中的韵味。当当上显示缺货,上图库存却全部在馆。看来是本金贵的,被少部分人中意的书。过于专注的撕扯自己的神经,只怕抽丝拨茧后剩下的是一个空洞,而没有我们要寻找的答案。 我更喜欢看锋利一点的东西,这样阅读的过程就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剔出作者不自觉中流露的偏颇和造作。

  2. 说道:

    P.S. 《鸽子》的作者是 帕特里克·聚斯金德吗,《香水》的作者?这书看了介绍就觉得有点慎的慌。
            路数属于自己折腾自己脑子的一类,不知道能不能消化,容易撑住,顶在心里很难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