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保护

可能从小就有变态的趋势,大叔我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被别人无视,不被别人注意,也不被别人察觉,这样我就能像一个偷窥者注视并观察别人的一举一动。

 

人类的偷窥欲由此可见一斑。(笑)

 

小时候睡觉的时候,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仿佛这样可以躲避黑暗中的危险,很不习惯睡觉时肢体裸露在空气中的感觉,认为i这样可能会受到黑暗中未知的伤害。年纪渐长后,开始对自己进行人格分析,发现从小在潜意识里就已植入保护自己的机制,将身体包裹暗示我不愿意将真正的自己展现在别人面前,而不习惯裸露则是对自我表现欲的一种抵制。

 

我的自我保护机制大都采用幻想和压抑的方法,幻想自己可以回到从前改变一些事情,或是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做着“正确”的事情,当然这种做法是在自欺欺人,不过对缓解一下精神压力和困惑还是有点用处。幻想这种做法通常都出现在一些弱小者身上,他们无力改变现实,只能在精神方面找到一些慰藉,就像阿Q那样的精神胜利法那样,起码可以让自己好受点。

 

大叔以前活得比现在还痛苦,对于所有的负面情绪只能默默地忍受,把痛苦压抑在心底,努力去遗忘这些东西,不过选择性失忆是一件比较高深的学问,一般像大叔这样的普通人是很难学会的;去看心理医生,就怕大叔比他知道的还多百般无奈之下就发展出了自己的YY大法,呵呵。

 

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带着痛苦活下去,时间可能可以治愈一切,但有谁能保证等得到哪一天呢?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自我保护

  1. ray说道:

    兄弟,我最近经常梦见被人追杀,何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