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这几天晚上都没睡好,噩梦缠身,睡没多久就挣扎着醒来,因为不想再经历一次恐怖以至于害怕入睡,在梦乡中的我没有现实生活中的胆量,像个孩子一样,对孤独和黑暗有着本能恐惧,我总觉得身边有人,但每次想要醒来,必定要经过一次睡眠麻痹(脊髓睡眠),就是头脑清醒,但无法控制自己身体行动,能睁开双眼,但是无法呼救,无法动弹。无助,恐惧,孤独,绝望,我连最基本的行动都无法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由着这样极端负面的情感充斥着我的心灵。

一个朋友告诉我,当你见过太多不好的东西时,潜意识中的本能和道德观不知不觉中会冲突,负面情绪由此滋生,正如美军在海湾战争中新兵所得的海湾综合症那样,在亲身经历过杀戮真人后,出现诸如呕吐,头疼,噩梦,焦虑等等症状。

我看到过太多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背叛,阴谋,离弃,欺骗,堕落等,一般人能想得出的黑暗面我几乎都看到过,这些我尘封已久的记忆会不时浮现在脑海中,最无奈的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

昨天看了部名为“Memory”的小成本电影,讲孩子的基因由于携带父母记忆,在一个条件激活下,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东西,于是他的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朋友,家人,恋人一切都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而这仅仅是因为一段记忆。

在记忆中,有温馨,甜蜜,幸福的一刻,也有悲伤,惆怅,哀愁的时刻,对我来说,似乎是负面情感居多,呵呵。

这大概就是我的人生吧,part of my story,哈。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