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有段时间没有做恶梦了,昨天的梦可没有什么世界末日,或是洪水猛兽而是我的一年级前半段生活。自从1年级转学接触电视游戏后,我的童年才是比较开心的,但在转学前我的人生是完全不同的,那时我没有朋友,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整个班级的人,甚至老师都看不起我,有些同学还联合起来欺负我。

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我们家借住在外婆家的缘故。当时家里出了点状况,一家人和外婆,阿姨只能挤在10平米的小房间里,现在看来算是绝对困难户了。(在那个年代,这些同学和老师就开始嫌贫爱富了?苦笑)

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放学回家的时,我被后面一个同学故意重重推倒,摔了一个很大的跟头,脚踝伤的非常厉害,小腿都肿了起来。我从来没这么受伤过,连站起来都有困难,只能坐在学校的台阶上呻吟,不过很长时间都没人过来过问我,他们只是笑着走过我的身旁,我现在都能体会到那时被那些幸灾乐祸的目光注视的感受直到天快黑了,老爸看我还没回家到学校来找我,我才被老爸背到医院。

昨天晚上,我又回到了那时的情形,同学们对我冷嘲热讽,老师翻着白眼看着我而我则无家可归,只能睡在学校的花坛旁,而且最糟糕的是,我早上裸睡的情景让很多人看到了,人人都把我当成变态。(唉,性意识在梦中体现,又可以把弗洛伊德的释梦理论解释到我身上了)。

我身处在周围人鄙视的目光里,想要解释却无人理睬,委屈的眼泪不停从脸颊上淌下,只能忍受着旁人的耻笑和老师的鄙夷目光向学校请假回家梦里的我思想似乎还停留在孩童时代,并不像现在这样成熟事故,情绪很易受环境影响(其实就是小孩子气)。

此时梦中醒来,嘴角似乎还留着辛酸泪水的咸味,我摇了摇头,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这才发觉刚刚只是南柯一梦。

不一会又继续做起梦来,居然还是连着前面的梦,不过时间已到了我小学五年级,

在梦里此时的“我是以第三人称观察,“我”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外形在行动,“我”还可以和梦中形象的“我”自由交流。我还是在那个小学里,但情况发生了变化,过去的误会已经化解,我已经变得能说会道起来,但随之增长的还有自负,桀骜不驯的性格人就是这么容易走极端,从自卑到自信的只需要一瞬间

我曾经用精神解析法分析过自己现在的性格和童年遭遇的关系,这个痛苦的一年级是关键点,除了在学校过的比较艰苦外,连我隔壁邻居也来折磨我这是一段更痛苦的回忆。

我很清楚得知道,只要活在世上一天,这段回忆也将一直伴随我记得读书时,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孩曾经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虽然我看你平时很开心,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我总觉得你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惆怅和哀伤

一个船长曾经说过:“当你遇到海啸或是风暴,害怕的发抖的时候,不妨装作无畏的样子,久而久之,真正的勇气便会出现在你身上。”我是这么理解的:“当你不快乐的时候,努力让自己装作快乐的样子,久而久之,真正的快乐便会出现。”

所谓苦中作乐,也就是这个道理。

谎言重复1000次就是真理(黑格尔),哪怕自欺欺人也好,只要活得无忧无虑就可以。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