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

记得小时候眼巴巴的盼着过年,因为那时可以大把大把的拿压岁钱。现在想想当时确实思想比较单纯,其实拿来拿去都是父母的钱。(因为你每拿一个红包,也就意味着父母会送出同样的一个红包)  

记得那时我妈妈的师傅总是给我最大的一个红包,每次都有100200元(80年代中~90年代初那时200元算是很多钱了)。我看到妈妈叫他师傅,我也跟着叫师傅,后来妈妈总是说我没规矩,应该就叫他师公,不过后来听我叫惯了也不再说我了。每次师傅来总会带很多好吃的东西(甲鱼,螃蟹等等),那时我看到师傅总是特别开心,并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工作赚钱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当时也有点奇怪,为什么师傅总对我们家这么好。后来才知道因为师傅家里虽然有儿女,但他们并不孝顺,有时甚至会对师傅进行打骂,我想师傅可能是把对家庭的眷恋转到我们家身上了。  

小时候是我和现在很多愤青一样,胸中怀有满腔抱负,那时候每次师傅来我们家的时候,我总会把那些傻傻的想法和师傅说,无论我这些话说了多少遍,师傅总是笑眯眯的应答着。其实我那时候还很幼稚,说的话也非常肤浅(没准现在也很肤浅,笑),一个经历过三反五反,文革的老人居然能耐着性子听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大放厥词,现在想来如果不是特别纵容我,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如果换了我的话,估计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后来我大学读完找到工作,本想用第二份工资(第一个月的工资已孝顺父母)来孝敬师傅,没想到师傅一下子走了。师傅的身体一向不好,而且有很大的烟瘾,另外他也喜欢麻将,经常通宵玩,好像在我工作前不久还住过一段时间医院。出院后仍然玩麻将,晚上挫麻将时,一口痰卡在喉咙里没转过气来就这么去了。师傅并不算长寿,去世的时候只有69岁。     

当母亲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呆住了,一段时间内甚至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希望这消息是假的,但自己也知道终究骗不了自己。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流眼泪,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来那时的我已经成熟到不流眼泪的境界了……(汗)  

后来几年每逢清明,总想要给师傅去扫墓,但连母亲自己也不清楚师傅葬在哪里,只得作罢,人间冷暖,也就如此了。  

没来得及孝敬师傅确实是我的遗憾,最重要的是这个遗憾是我无法弥补的。  

所以趁自己至亲还在的时候,努力尽一些孝道,不要给自己流下遗憾。  

有点我还算幸运的,至少我的父母还健在。我要让他们有生之年过得开心,不仅是为他们,也是为了自己。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师傅

  1. yuan说道:

    我其实很感慨,有点觉得有愧于心。新年走亲访友的时候听到我弟弟每个月要给1000元给他的妈妈,其实他赚的不多,也就再多个1000元把。
    我母亲从来没有说过要把工资交出来的话,其实我的工资足以养活自己,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是应该或是什么,没有人会给我压岁钱,我只是偶尔的在过年的时候给外公外婆奶奶门一些压岁钱。孝道是什么,我不知道,在我活得潇洒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曾想过。不过我虽然这样说,我也不会每个月给我妈妈零用钱养家,呵呵 ,我是守财奴把

  2. rui说道:

    说实话,人生真的是苦闷的一生.
    很多时候,了解的少一些,思考的少一些,倒是一种快乐.
    心态最重要.最重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