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r 7的启发

前星期玩了“Killer 7”,觉得它的行文方式很有意思,通过字体的变化来描写故事,给人一种另类的特别感觉。

依样画葫芦,自己也来了一篇,权当自娱自乐。

 题目是多了一个

(一) 陌生的伴侣

 黑暗中。

————呼-沉重的喘息声。

这是在哪里,怎么四周都是黑暗?我发觉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而又恐怖的环境中。到处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但奇怪的是我的呼吸声居然也有回音,这让我感觉自己是在一个黑暗的大房间里。

 喂,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朝着黑暗大声喊道。但除了自己的回音外,我听不到任何声音。

一个空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当人说有光时,便出现了光。

我的眼前被一片白光笼罩,光线越来越强,亮的我都无法睁开双眼,而我身体也仿佛被白光所融化

我睁开了双眼,发觉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又是这个梦,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做过几次这种怪梦了,每次都是在白光中醒来。

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努力摇了摇头,想要摆脱梦中遗留下来的奇怪感觉。突然,我的眼睛被身边的某一奇特现象吸引住了。

在我身边,居然躺着一个女孩,一个我毫无印象的女孩!

我认识的女孩不少,而且我确实和她们中的一些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但我有个原则:我从来不留女孩子过夜。我有个坏习惯―――喜欢说梦话。我可不想有人在我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察觉我的秘密。

天已经亮了,外面还是很安静的样子,我甚至能听到送牛奶工人装奶瓶的声音,估计现在应该还是清晨,大约56点的样子。

我仔细端详着这个女孩子。她背对着我,有如黄金一般的长发顺着纤秀的背脊披洒下来,如白玉般的背部肌肤从蕾丝内衣中隐隐透了出来。

看得出,这个女孩子的皮肤和头发保养的非常好,一定是个很爱美的女孩。

哼,一个黄毛丫头。我心想。

我对染发的人从来没有什么好感,虽然我在其他方面很开放,但我始终无法接受随意改变自己人种特征的行为。

我慢慢凑近这个女孩,想看看她的样子。

她的背脊离我身体距离不到10厘米,我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洗完澡留下的香皂味。她的一声,翻了个身,眼睛半开半闭,懒懒的说:时间还早,不多睡一会?

不得不承认,她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眼镜大大的,鼻子小小的,嘴唇红红的,皮肤白里透红,好像芭比娃娃一样。

我闭上眼睛,理了一下思绪,并且把这十几年来认识的女孩子想了个遍,突然间我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喂。我轻轻推了一下她,你是谁?

她看上去睡眼稀松,一边打哈乞一边懒洋洋的说:你早上2点才睡下的,不多睡一会?

她怎么知道我早上2点才睡觉的。”“她到底是谁?

我苦苦搜索着自己的记忆,试着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昨天是周末,晚上和朋友喝酒闲聊,因为某个话题而聊兴大起,最后弄到早上1点才回家,一直兴奋到2点才睡下。

但我从没记得自己带了个女孩子回来呀。

我决定问个明白,于是我提高了音量,说道:喂,你到底是谁,在我家干什么?

可能是被我突然提高的音量惊醒了,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嗔道:要死啊,一大早搞什么花样?

我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喉咙,说道:难道你不知道随便躺在陌生男人的床上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抬起手打了我脸一下,笑道:这次你又玩什么花样,就你鬼主意最多。

我被她突然的发应吓了一跳。要知道我长这么大,除了被我妈打过耳光外,还从没被其他女子这么对待过。

虽然她打的力道很轻,但被女人这样侮辱,我这个大男人脸上总有点过不去。

 “喂,你干么啊?你随随便便躺在我床上,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吗?我抚着被打的脸庞说道。

她作了个鬼脸,说道:我就喜欢打你这种坏人。虽然她虽然嘴里说着坏人,但眼睛里没有透露一丝惧色,相反,却充满着欢喜的样子。

真是见鬼了,一个漂亮女孩莫名其妙地躺在一个陌生男人床上,非但不害怕,反而开开心心,大大方方的,这世道是怎么了?

难道我酒后乱性,糊里糊涂把这陌生女孩带回家了?我暗付道,不会啊,我晚上根本没喝醉,每件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的,难道这个女孩是…”

难道她是个贼,一个漂亮的女贼?

不过如果说她是贼的话,又不是很象。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贼会蠢到和屋主睡在一张床上。

对了,一定是有人恶作剧,故意把这个女孩弄到我这里来的。

我有几个朋友,平时很喜欢恶搞,每天挖空心思尽想些作弄别人的事情。以他们神通广大,神不知鬼不觉的弄个女孩到我家来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想到此处,我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既然是恶作剧,我没有理由不恶搞一下。

你看过沉默的羔羊吗?知道里面水牛比尔是怎么对付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吗?我故意装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两眼放出异样的光芒,看上去就像一个真正的变态杀人狂。

我对自己的演技一向是很有信心的,很多胆小的女孩看到我这幅样子估计都会吓得夺门而逃。

我一边发出嘿嘿的笑声,一边把魔手伸向这只可怜的羊羔。

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孩接下来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女孩的脸一红,的一声,又给了我一个轻轻的耳光。

不要脸,尽从外面学些怪玩意回来。她红着里脸说道。

不过,如果你你真的想要,我们我们可以试试。她低下了头,脸越来越红,你可要轻轻的,不要在人家身体上留下伤疤哦。话音越说越轻,细如蚊蚁,几不可闻。

 “这,这女孩子居然有受虐倾向,搞不好还是个SM女王耶。我暗付道。

我突然发觉事态的复杂程度已经超乎我预料了,再弄下去说不定会出什么大乱子,还是趁早结束这场闹剧吧。

我用平静的语调说道: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晚上是怎么进到我家的,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我现在告诉你,请你走下床,马上穿好你的衣服,离开我的家,否则我就要报警,告你非法闯入民宅。

这个女孩睁大了眼睛,奇怪地看着我: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老是说些奇怪的笑话?

我哼了一声,正色道:我才没功夫和你开玩笑,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离开我的房子,否则我真要报警了。

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理你。女孩有点生气。

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理你?我被她弄得也有点怒了。

好,你说的,以后你不要来求我原谅你。听得出,女孩真的生气了。

我冷笑道:等会到了警察局,恐怕是你反过来求我吧…”突然我的笑容冻结住了,因为我又看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我的卧室里,居然挂着一张结婚照我自己的结婚照。相片里面的我身穿黑色礼服,一脸幸福,旁边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漂亮新娘,新娘的笑容有如天使般美丽。

照片里的新娘正是我眼前的女孩子!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思路一片混乱。

 我一直是单身主义的倡导者,曾下定决心一生保持自由之身。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个格言已经深深的烙在我的心灵中。

我什么时候结婚了?新娘怎么会是她?

看到我脸色苍白的样子,女孩赶紧下床,关切的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说着,她把手放到了我额头之上,一脸关切之色。没有发烧啊,你哪里不舒服?

我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烦我,突然我想到一个关键所在:照片是可以伪造的!

网上PS达人多得去了,PS一张完美无缺的照片对某些大师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彼得那帮人可真是挖空心思,明知我最怕的就是结婚二字,偏偏就用结婚来耍我, 不过这次开的玩笑未免过了点。

我仔细观察着这张照片,穿礼服的人的身材居然和我相差无几,而颈部和身体的连接处居然完全看不出被PS过的痕迹。不过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照片上的表情一脸温情的笑容,显得非常幸福的样子。

在我的印象中,这种表情我自己也从来没见过。

一定是趁我不注意时偷拍的,然后再PS的。

呵呵,这张照片肯定花了不少功夫。我微微一笑。

女孩站到我的身边,挽着我的手说道:你还记得那时的情景吗?你的摄影师朋友对你总是不满意,说你表情太贱,我们足足拍了2个小时才弄好。

说到这里,女孩抿着嘴笑了,似乎沉浸在对往事的美好回忆中。

摄影师朋友,你说的是老徐?我忍不住问道。

老徐是我众多好朋友的中一个,是个非常出名的婚纱摄影家。他总是和我开玩笑,说这辈子估计都没机会给我拍照了。

女孩微笑道:是啊,老徐真有意思,一边拍照一边还和你斗嘴,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活宝。

她怎么知道老徐和我的关系,难道老徐也参与到这次的恶作剧中去了?我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

 “看来你也不想再睡了,我给你去弄早点。女孩亲了我一下,转身走进了厨房。走出几步,回头看了看我,说:以后不准再和我开奇怪的玩笑,我真的要生气哦。

一个茶叶蛋,一根油条,一块大饼,一碗稀粥。在我面前的是一顿丰富的早餐。

她坐在我对面,两手托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我一直搞不懂,你这早餐食谱十几年都不变,难道就不会腻味吗?

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我早餐的习惯?我看着这个像芭比娃娃一样的女孩,暗暗想道,如果说是恶作剧,这可算是下足了功夫和本钱。

我问道:谁告诉你早上我吃这些的?

芭比娃娃说道:不是你妈和我说的,你妈让我好好照顾你,说你像小孩子一样要人管她还说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倔,认死理。

哦,对了,忘了给你吃药了

(未完待续)

About Ash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此条目发表在原创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Killer 7的启发

  1. isser.说道:

    这是K7的文字攻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