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海上明月复相逢

海上明月复相逢,举案齐眉台。

羊城小别两应同,相思无眠千里之外。

浮生漂泊共枕眠,沧海桑田涴。

问君此生几多愁,花开折技巧画蹙眉。

发表在 随笔 | 留下评论

满江红 读主席和郭沫若同志词有感

千年华夏,问何人与之争灿?
定遵义、羽扇纶巾,踏贺兰山。
四渡赤水疾如风,三湾改编势成山。
长袖善舞风云延安,分地盘。
助高丽,震八藩;珍宝岛,不折颜。
赋沁园春雪,峥嵘初现。
燕京笑吟九龙壁,庐山慷歌五魁首。
看七星壁刻东方红,千古艳。
发表在 随笔 | 留下评论

聪哥

和狄更斯某部小说的开篇类似,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似乎是最好的时代,也似乎是最坏的时代。
自从WordPress被墙后,2015年就没再写过什么东西,一方面是人类懒惰的惯性使然,另一方面工作上的事情也比较多,不像以前可以有时间码字。
不过最近,任天堂社长岩田聪的突然离去,让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东西。也算纪念这游戏历史上的一代伟人吧。
记得初次见到聪哥时候孩子NGC的发表会上,外表蛮有福相,给人一个标准会社员的感觉,并没有太大的特色。相比当时意气风发的久多良木健和巧舌如簧的彼得摩尔,确实并不引人注目。
当看到索尼PSP和任天堂NDS差不多同时发布时,双方性能差距非常明显,完全是两个时代的产物,个人感觉突然有点同情任天堂。因为自从N64把宝座让给PS后,任天堂最后一块堡垒就是掌机了,但看当时PSP那形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好像也将被攻占。
一年过去了,NDS的表现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用10年前过时的技术,但是配上了任天堂“独创”的游戏新意,脑白金,动物之森等游戏的出现把PSP打的落花流水。
而同样秉承“异质”精神的wii更是把两个最为强大的对手甩在了身后,同样也是过时的技术配上任天堂的创意,战胜了集尖端科技于一身的索尼和微软。
不得不佩服岩田聪的领导有方,相比微软和索尼,任天堂无论是技术和财力都不占优,却硬生生从对手口中抢下了市场,绝尘而去。wiiu是任天堂衰落的一个转折点,3DS虽然有裸眼3D的噱头,无奈全球已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卖的不如DS,也情有可原。但wiiu相比wii,就多了块平板,主机性能和8,9年前的360,PS3相差无几。
自从wiiu后,任天堂便陷入了赤字危机,连续几年的亏岁,让昔日的明星企业一落千丈,而其中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社长岩田聪。
去年得知聪哥身体欠佳,必须手术治疗,后来再看Nintendo Director,突然觉得他瘦了好多,从之前圆圆的脸,一下子消瘦,病魔虽然侵蚀了他的身体,但看来并没有侵蚀他的意志。wiiu上几个游戏也算可圈可点,塞尔达虽然迟迟未出,不过几个任天堂自己的游戏也算过得去。
我个人还是挺佩服任天堂的,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抢钱的时代,居然还在坚持自己的创意路线,深度探究游戏的本质乐趣。游戏制作从Doom3搞出了normal map后,再次跨入到PBR时代,4个人干1年,在游戏中通常只有3分钟的表现,游戏与电影的画质界限开始变得模糊,与此同时,超大作的成本和回报却远不如电影业。
现在除了手游和任天堂,整个游戏业都充斥着类似神秘海域,使命召唤之类的电影化游戏,当然也不能说是件坏事,但大鱼大肉吃惯了,总得来得素菜搭配,才是营养均衡吧?
聪哥的离去给任天堂的未来带了不确定性,我相信这样的百年老店,内部人际关系应该错综复杂,但一个企业能生存百年,靠得应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沉淀在公司的文化,就和民族性类似,这种公司文化,并不是简单能够消亡的。
希望看到任天堂重新崛起的一天,马里奥,塞尔达,大金刚,银河战士….,这些给童年带来欢笑的品牌会一直延续下去的。

iwata001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

历史有感

从字面意义上来说,“历”即为历法,“史”就是记事,两个词联系起来的意义就是在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记载。我们现代汉语里的历史,如果考究起来,还是小日本把history翻成“历史”的,同“经济”,“政治”这些词一样。
 想想也真够讽刺的,小日本1000多年来从中国学了不少东西,还赴会了一些词,如“尊王攘夷”,结果一搞明治维新,向西方学习,在100多年里一直超越着中国。
 近来看了些历史小说,有一些更是网络的穿越小说,YY着改变历史进程,想来作者的初衷可能还是来自于近代民族的耻辱感。
 但从社会变迁进程来看,我相信从来没有一个民族或国家是强盛不衰的,按照二元论的说法,事物总是相对的,有阴既有阳,有波峰必有波谷。中国从有文字记载以来3000年左右,历经朝代变迁,社会动荡,但所有的时代都无法回避一个问题:一个朝代无法稳定延续300年以上。(西汉和东汉之间隔了个王莽之乱,北宋又被金所灭,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改朝换代)。
 而记录历史的人,称为“使官”,我们现在所有对于历史发生事情的大概定义都是来自使官笔下。但问题是,这些人记录的历史是不是真正发生的事情,或是带入了春秋笔法,并没有把一件事情从头到尾叙述清楚,而是选择性的呈现给读者。
 人是一种主观,而又被欲望支配的动物,在自己的喜好下,便会产生不同的记事方式,比如同样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小孩,不同的人在日记中写下的东西也会不同,读者也会产生不同的感受。A:今天碰到了个小孩,蹦蹦跳跳,很活泼可爱,真想自己也有一个。B:今天碰到了个小P孩,身体扭来扭去,顽皮得要死,一副欠揍的样子,看来是家里缺乏管教。
A和B碰到的是同一个小孩,但观感不同,导致读者的理解或感受也不同。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我个人观点,历史是由强权者决定的,历来成王败寇,一旦成功,历史便可任意撰写,颠倒黑白,扭转乾坤,反正是已经发生的事,等到当事人已逝,其中是非曲直又有谁能诉说呢?
 本来一直想再读历史的,回顾近30年来的历史观改变,从国军都是坏人,到国军不抗日,再到国军抗日,最后到国军也有好人。所谓历史怎么样还不是任人拿捏,根据政治需要而定。而治史还需要出处,论证,其实说白了不就是在有理有据的在猜测吗?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也就是在猜,至于事实是否如此,只能看大多数人看了求证后是否相信了。
 司马光写“资治通鉴”,希望以史鉴今,但北宋不到几十年就被灭,鉴今的意义似乎不大。人被欲望支配,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矛盾,就会重复着历史上记载相似的事情。
 我认为中国朝代变迁也是人的欲望使然,当人的贪欲越来越大,便会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最终爆发出来,一拍两散,整个社会格式化一次,欲望再次积累起来。
 道德经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人的苦难对于这个世界或者地球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就和羊被狼吃一样。无所谓残忍或是好坏,这就是规律。
 夫唯不争故无尤。人如果没有了欲望,自然而然也就不会有纷争了,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能达到老子这样程度的人,纵观中华3000年文字记载,又有几人呢?
发表在 随笔 | 留下评论

恐怖游戏

以前小时候没条件玩SFC的时候,看到介绍“钟塔惊魂”这样的恐怖游戏攻略就觉得非常带劲,自己在脑海里YY玩恐怖游戏是什么感觉。
等到PS1出了生化危机后,终于可以体验一把真正的恐怖游戏,之后的寂静岭1更是让恐怖体验推上的一个高峰,至今还记得silent hill给我带来的冲击,斑驳的铁锈和血迹,四处凌乱的肢体碎块,还有那噪音式的警报。
所谓初恋无限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恐怖游戏能给我silent hill一代给我来的震撼。Dead Space 1是不错,但毕竟前面有了好几个寂静岭和生化危机的铺垫,所以就不及前者了。
说到生化,经历了快10年的发展,恐怖感早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其实到生化2,就隐隐约约透出了一丝爽快感。直到04年生化4,对于生化系统进行了重大革新,才使得生化得以焕发新生。本来对于生化5是报以极大期待的,结果相比4而言,除了加入网络合作外,并没有太大的惊喜。
本以为生化6换回之前的Director,能够和4达到相同的水准,没想到这次的6比5还不如。画面上相比5也有所退步,而且剧情上前所未有加入了7个主人公,重点不明先不说,流程变得拖沓无比,哪代生化危机会有20多小时的流程。这代的生化6没有城堡,没有解谜,有的只有突突突,想学战争机器又没学好,继承前代又不合格,最终沦为了二流。
前几天看到了三上真司的“evil within”,至少从视频上来看,质量是有保证的,里面看到了不少电影的桥段,德州电锯杀人狂,咒怨等,而且开枪和动作有着一种厚重感,感觉这游戏可能是自死亡空间后最值得期待的一个。
死亡空间3有点偏离了系列的方向,也朝着突突突发展,看Dead space 3销量不好,估计EA也不大会再做续作了。三上真司说的没错,恐怖惊栗游戏现在还是小众游戏。
而且AAA大作也越来越少了,连bio shock都做不下去了,其他游戏还怎么混?这种恐怖游戏就更少了。
Evil within我会首发支持,也算贡献自己一份绵薄之力吧。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